時尚品牌Mame Kurogouchi:從日本文人的日常起居中找尋靈光

Text:Poppy G.|Photo courtesy:Mame Kurogouchi

時尚設計師、Mame Kurogouchi品牌創始人黑河內真衣子,從日本文人的日常起居中找尋靈光、擅覺細微之美。 2023年春夏系列以竹編器物為原型,運用竹籃的肌理美學與精膩織藝,探索竹編器物演變發展中的多種編織技藝。「擁抱和讚美女性的身體曲線是品牌的基礎,我一直在探索女性的身體之美。」她將竹編與花器之間和諧共鳴,延展於時裝與女性的身體之上。

黑河內真衣子(Maiko Kurogouchi),青春時代因愛上三宅一生的 A-POC系列,而決定朝向成為服裝設計師一職。2006年從日本文化服裝學院畢業後,如願進入三宅一生品牌下工作,在團隊的四年裡她學如何做一個設計師,以及如何妥善應對成為品牌創始人及設計師眼前的工作。

2010年,她正式自立門戶,創立個人同名品牌Mame Kurogouchi,2017年獲得東京時尚大獎,隨後成了巴黎時裝週的常客。十多年的時間裡,對她來說,美麗的衣服掛在衣架上僅僅是美麗的,只有當它被穿上、和人的身體渾然一體的時候,才是最打動人的。黑河內真衣子一直在追求的,是創造出作為氣氛存在的時尚,而不是某些具體的符號性元素。

她不斷地從自身的經歷與追憶中汲取養分,將對身份認同、古物、建築,乃至文學的感觸融入自傳式的創作體系。家鄉長野縣的山林與薄霧、祖母勞作時使用的器物、個人收藏而來的精品等等,都成為她的創作來源。「我對日常生活的觀點是在與祖母的相處中養成的,自然而然地,我也就覺得這些生活中的日常之物很美。我希望我的服裝系列也能夠像這些陪伴祖母的日常之物一樣,成為人們生活的一部分,照亮她們的生活。」祖母的生活裡有耕作工具,有民間的手工藝品,還有她從家人那裡繼承來的九谷燒,這些都是她日常會使用的,這些東西也完全地滲透在她的生活中。

時裝設計師黑河內真衣子(Maiko Kurogouchi)

「我的靈感來自於我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任何東西,那當然也包括民間工藝品。我希望通過Mame Kurogouchi這個品牌創造屬於我的東西。」黑河內真衣子在2023年春夏系列,以竹編為主題,她提到過去這三年,因為很難出國旅行,所以有大量的時間在日本國內尋找靈感。竹籃在日本人的日常生活中是個很常見的物件,她於是對竹籃文化做了些研究。接著,就被花籃吸引了。它在江戶時代是種相當新的文化,被廣泛傳播,花籃的技術和形狀,還有日本人對竹子的精神崇拜,都給了她很多啟發。黑河內真衣子甚至學習很多種不同的編織技術,並把它做成面料。

她直言自己並不會去創造與傳統器物一樣的東西,「因為我們真正需要思考的是我們在這個時代裡的,眼下的生活。」對她來說,時尚和其他她所欣賞的東西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區別,只要它背後有一個動人的故事,就能打動黑河內真衣子。「我認為當鮮花被插進竹籃裡時,藝術就誕生了;花籃是竹子做的,它越是出眾,擺放在裡面的鮮花也就顯得越美麗。我覺得衣服也是這樣,當它被人穿在身上的時候,才最終展現出了它的美。」

在設計上,她在傳統技術方面,使用了有鬆染(Arimatsu Shibori Dye),它比較有名的是用於製作夏季節日或者人們去附近湯池時穿的和服或者浴衣,她把這種染色方式用在了細褶連衣裙和襯衫上;還特別運用了一種叫做「龍捲風染色」(Tornado Dye)的特殊手工染色技術,這種技術呈現出了以煤竹(Susudake)為靈感的高敏度自然漸變的棕色。

其中,藝術家飯塚琅玕齋(Lizuka Rōkansai,1890-1958),給了她很大的啟示,原因是竹籃剛從中國傳到日本的時候是作為展示品的,當時很受歡迎,飯塚琅玕齋把注意力放在了創作日常生活中的民藝物品上,用高超的竹籃編織技術做出了精彩的藝術作品,黑河內真衣子很認同他對日常生活的觀察,於是就以他的捆綁式竹籃技術為主題做了幾件針織品。

這一季能看到黑河內真衣子使用現代技術的是繩紋刺繡,製作出像鞋帶一樣細的繩子,然後用機器進行刺繡,最終呈現出來的效果和她想像中的籃子非常相似,「日常器物的存在是有目的的。那些精心打磨而來的日本器物的精妙之處在於,它們在具有功能性的同時,也是美麗的。讓那些由無名工匠製作的、供人們每天使用的實用工具以一個美麗的形式呈現出來,是很難的一件事。」

於是黑河內真衣子就用它們製作了連衣裙、連體衣和裹身半裙,這些衣服實際上不是編織出來的,但是看起來特別像編織品,這個新系列最重要的特點就是繩紋刺繡,它將幾種不同的編織方法與復雜的織法結合起來,進行空間感的設計。黑河內真衣子希望能通過這種分體式編織,打造出來的獨特織物顯示對竹籃編織文化的尊重。

這次,黑河內真衣子與藝術家Ryohei Yamamoto、陶瓷藝術家Yuki Hirakura、手工製帽品牌Kijima Takayuki以及鞋履品牌Hakimono Sekzizuka都進行了合作,「無論是運用傳統工藝,還是現代工藝,我想表達的都是讓服裝擁抱身體,就像竹籃擁抱花都一樣。」她的時尚,是想做的是能夠讓幾千年後的人,藉由她的衣服找到我們這個時代生活的線索的衣服,讓後人知道曾經有一些人很重視自己的日常生活,並且能從中發現美。

▍《LA LISTO》實體刊物年度訂閱

RELATED
STORIES

相關文章

從事藝術工作超過二十多年,仍樂此不疲的胡朝聖因為工作而旅行;但卻也在旅途中透過文化和生活的對照,了解世界也更認識自己。「我喜歡用走路,發現城市的種種,」剛從土耳其度假回來的胡朝聖說,透過土地、食物和人的體驗和比較,對他來說勝過任何觀光景點的打卡和物質享樂。
從第一位投入「藝術玻璃」的華人藝術家,到以「瓷器」翻轉人生創作的「八方新氣」創辦人王俠軍;無獨有巧,這「八方」正代表著天南地北的遼闊行旅和人生體驗的見証。
歷經金融業,不改初衷,勇敢實踐美感夢想的蘇崇文,因為愛上京都,進而毅然遠赴他鄉學習日本茶道與抹茶甜點,今天,在台灣創立「平安京茶事」,這一切,都因為旅行。